Sal Piacente

『陳先生,你的科技水平太落後了,你戴的那副「液晶體顯形眼鏡」是兩年前美國的過時產品……』賭神「高進」隨即在左眼拿出一隻隱形眼鏡,向對手「陳金城」說﹕『而我這副「隱形液晶體顯影眼鏡」,是上個月西德最新產品。』在電影《賭神》出現的「賭神隱形眼鏡」其實都真有其物,洗牌時將「4 條 A」放在心水位置的假洗牌技術也絕非虛構,這一切就讓來自美國的防千大師 Sal Piacente 逐一示範!

未命名6

現年 46 歲的 Sal Piacente 縱橫賭場 25 年,「拉斯維加斯」(Las Vegas)、「大西洋城」(Atlantic City) 等地都有他的足迹,從「廿一點」派牌員逐步晉身「博彩保護業」的他,現為博彩保護公司總裁,專門向世界各地賭場講解各式出千大法,並會在大學授課。首次到「澳門」出席「2010 亞洲國際博彩博覽會」(G2E Asia) 舉行防千術研討會的他透露,賭場面對老千都處於被動,採取的防範措施因應老千伎倆改變,『如果〔你發現〕賭場採取新措施,其實即是發現了老千。』

未命名4

一幅 52 張的啤牌在手,Sal 玩到「出神入化」,他熟練地將啤牌洗過,結果最面的4隻牌都是「Ace」,他再重新洗牌,4 隻「Ace」齊齊走到最底,整個過程不過 30 秒。接著他再次洗牌,從第 1 張牌逐一揭出,幾乎半副啤牌都翻出來,之後 Sal 再次洗牌。最神奇的是,他能將啤牌的次序「還原」,並逐一記得每張是什麼牌。

未命名

Sal 示範的分別是「假洗牌」及「記牌」的技巧,其中「假洗牌」更是老千常用伎倆之一。所謂「日防夜防,家賊難防」,Sal 說,大額老千案都牽涉派牌員,賭場能捉拿他們的機會亦較低。他解釋,派牌員是利用洗牌技術控制發出的是什麼牌,但賭場多數只能靠觀察賭客可有異樣,以揪出老千,如果派牌員被發現出千,更有可能被處決。他又說:『百家樂是比較容易出千,因為發牌的次序不能改動,廿一點會受到其他賭客是否要牌的影響,增加出千困難。』

Sal Piacente 自15 年前開始訓練記憶,駕車時記下街燈號碼作訓練,訓練記憶其實都是為了「記牌」。派牌員洗牌時,總有機會看到是「Ace」或是「King,能夠將牌的次序記住,就可隨心所欲配合「假洗牌」,將心水的牌發給同伴。

他示範時先將整幅牌洗亂,從第 1 張牌逐一揭出,每幾張牌他可能要稍停頓半秒;洗牌後,他再逐一揭出,不但次序無誤,他更能準確無誤地讀出每張是什麼牌,他甚至可以在別人把牌洗過後,將首幾張牌的位置還原,並記住是什麼的牌。

「記牌」又有何作用?Sal 說,派牌員洗牌時,可將重要的啤牌所在位置記住,透過洗牌技術將「大牌」發給同伴。Sal 說每日都有人出老千,而出老千的關鍵正是捉心理。他表示,不牽涉派牌員的千案,大都是幾位賭客用手勢互相「通水」,決定「引誘」其他賭客下注加大總注碼,或決定哪位「去牌」、哪位要棄權。

未命名7

科技發展日新月異,1989 年經典港產片《賭神》中,賭神「高進」(周潤發) 便有「看穿牌」的「西德製隱形眼鏡」,能看到啤牌背面預先做的記號,現實中亦早有同類產品。Sal 說最新的老千伎倆,都與科技扯上關係,近年常見的是針孔鏡頭隱藏在假籌碼、衫鈕等,影像會傳送到「老千總部」,以安排下一步指示。

人手難免有出錯而被看破的機會,老千的出千術不時有科技道具的配合,「賭神眼鏡」表面是一幅墨超,但其實是看到啤牌背面淡淡的記號,至於老千如何下記號呢?這可能是派牌員接觸啤牌時偷偷下記號,或者賭客帶同假籌碼,在扮玩弄籌碼時,偷偷沾上藏在籌碼中的透明顏料再下記號。

另一款假籌碼,一疊多個籌碼其實是空心的,內藏一個連接「老千總部」的針孔攝影機。而戴上「賭神隱形眼鏡」可看穿啤牌的記號。

假籌碼針孔攝影

圖中的假籌碼分別藏有針孔攝影及隱形顏料,後者用作在啤牌打記號之用,戴上隱形眼鏡可看穿記號

未命名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son2047 的頭像
kason2047

談奇述異坊

kason20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