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derberg

你有聽過『標達堡』(Bilderberg) 嗎?從來沒聽過?這也正常,因為對世界上絕大部份的普通人來說,這個組織「並不存在」;那麼,甚麼是『標達堡』?原來他們才是美國政府的真正後台老闆,也是國際銀行的幕後玩家,正確來說,他們操控著全球的政界及金融體系,也是「光明會」(Illuminati) 的重要成員之一,權力大到很多人無法想像,財富也是天文數字,而且沒有什麼事情是他們做不出來!

『標達堡』是歐洲一個神秘組織,一般認為成立於 50 年代初,創立的動機,估計是「荷蘭」(Netherlands) 皇室為了鼓勵北美和西歐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重新崛起,於是設法整合歐美兩地的政、經勢力而創立的組織。

組織邀請了由歐美各國政要、高官、軍方將領、皇室成員、企業巨頭、銀行家等等組成的精英團隊每年召開會議,會議所討論的問題包括全球化進程、國際金融問題、政治局勢、國際警察力量的組建、取消關稅壁壘實行產品自由流通、限制聯合國和其它國際組織成員國的主權等等,往往被認為是西方重要國際會議召開前的預演。

Hotel De Bilderberg

不過,這組織其實連名字也沒有,那麼『標達堡』這個名稱又是從何而來?原來於 1954 年 5 月 29 日組織召開第一次會議時,地點是在「荷蘭」(Netherlands) 「奧斯特貝克」(Oosterbeek) 的一間名叫 Hotel De Bilderberg 的酒店內舉行,於是外間便稱之為『標達堡會』(Bilderberg Club) 又或稱『彼爾德伯格俱樂部』。

這次會議有大約 80 人,都是赫赫有名的高官權貴、政經領袖,一位前美國大使 George McGee 說:『歐洲共同市場就是在標達堡的會議上提出來的。』1955 年 9 月在「西德」Garmisch 舉行會議的一份會議記錄有一句這麼說:『我們有責任要在最短的時間內達致最高度的整合,先從歐洲的共同市場開始。』「歐盟」的概念就是源自『標達堡』的會議而來。

 

會議地點

同樣是世界上的高層精英聚會,『標達堡』會議跟每年的『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WEF) 相比,『標達堡』就顯得神秘得多。『標達堡』年會 (The Bilderberg Conference) 從來不會在同一個地方舉辦兩次,開會時間一般會選在五月或六月份的某一個週末;

被選中作為會議地點的酒店,在會議期間停止向公眾開放,所有非與會成員的客人必須退房,臨時僱員們則被遣送回家;留下的工作人員,不准私自偷望任何與會者,不能與組織任何成員交談——除非被叫去問話;透露任何與會議有關情況的工作人員會被立即解僱。會議舉行其間,酒店附近隨處可見全副武裝的警察,通往酒店的所有道路均被封鎖,方圓 300 米內禁止任何車輛進入;來賓前車窗上均貼著紅底黑色的「B」字,在經過通行證查驗和安檢兩道關卡後方可入內;與一般的國際會議不同,記者在這裡是不受歡迎人物;2009 年,英國《衛報》(The Guardian) 記者 Charles Galeton,被發現追蹤當年『標達堡』在希臘「雅典」(Athens) 舉行的會議,就曾被當地警方拘捕。

Bilderberg conference

而更有趣的是,有時連舉辦地點的當地政府都不知道『標達堡』會議的存在。 2000 年,會議在「比利時」(Belgium)「布魯塞爾」(Brussels) 附近的小城 Genval 舉行,當地市長在半夜被追蹤者們的電話吵醒,他驚訝地說:『你們在開玩笑吧,如果「荷蘭」女王和「基辛格」來了這裡,我怎麼可能沒接到通知?』類似情況直至近年因有關『標達堡』的消息開始被人在網絡上發佈,令『標達堡』增加了曝光率才有所改變。

原來在 1999 年尾,『標達堡』自正式成立以來第一次洩露了年會的備忘錄〔估計洩密者是參與會議者之一〕,其中部分摘錄被英國《大消息報》(Big News) 發表,整份文件被放在網絡上公佈。《衛報》(The Guardian)、《泰晤士報》(The Times) 等媒體也開始對『標達堡』會議進行有限篇幅的報導,全世界對該神秘會議的關注也與日俱增,這一切應當歸功於那些專業『標達堡』追蹤者的不懈努力。有些追蹤者更已經研究『標達堡』會議長達數十年,擁有獨特的情報來源和追蹤方法,他們能夠提前數天準確報出會議舉辦的時間和地點,甚至獲得部分與會者名單。


參與會議成員

『標達堡』內設一個領導委員會,由「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NATO) 前秘書長 Luode Pitt 擔任委員會主席一職;會議所有出席者都經由『標達堡』領導委員會挑選,再由主席親自邀請,且附上會議籌劃指導委員會成員、顧問小組、名譽秘書長的推薦信。

參與會議的成員們,均是依照他們的學識、身份和經驗而作挑選。被邀請的這些成員都必需是「重要及社會上具有代表性的」商人、政治家或其他精英,「他們需具有各自範疇中特殊的知識和經驗」,以及他們是「在國家和國際關係中擁有相當人脈關係及具有影響力」的人。

表面上所有與會者都是以各種私人名義邀請,從來不用任何官方的名義〔組織也根本沒有名字〕,以免有可疑者混進會場。而出席者只包括被邀請名單內的人士,除獲得邀請以外,沒有任何人可以透過金錢、權力或其他關係而獲邀參與『標達堡』會議〔儘管有很多人曾經嘗試〕!

為了確保在會議議程中進行「完美、廣泛、和諧的討論」。在會議上並不會作出任何決議、表決和政策性表述。參與者亦不可私下錄音、錄影,甚至筆錄,因此會議不應留有任何私人紀錄,更不可對外透露會議中傾談過的任何內容。

每年參與會議的組合大致相似,盡是西方政治、經濟界的精英人物,每次大約有 120 至 150 人被邀請,其中歐洲人佔 2/3,其餘來自北美,除『標達堡』的 3 位元老級會員---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Alfred Kissinger、美國「洛克菲勒家族」(Rockefeller) 成員 David Rockefeller 和「菲亞特集團」(Gruppo Fiat) 老總 Agnelli 及另外約 30 名固定人士外,其餘與會人士則按當時國際局勢及會議內容而定。其中有 1/3 是政府高官和政界人士,剩餘 2/3 是工業、金融、教育、通訊行業的精英。

Henry Alfred Kissinger

多年來參加過『標達堡』會議的世界政、經名人實在不少,據傳參加過會議的部分重要人物如下:

* 有身為元老級會員的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從 1957 年開始,幾乎參加了每一年的『標達堡』會議;

*「大通曼克頓銀行」(Chase Manhattan Bank) 前主席 David Rockefeller:作為『標達堡』會議所剩不多的元老級會員,他的出勤率比「基辛格」還要高;

* 「愛爾蘭」(Poblacht na hÉireann) 政治家、「BP 石油」(British Petroleum) 、「高盛」(Goldman Sachs) 集團等多家跨國公司的董事 Peter Sutherland:Sutherland 是『標達堡』會議組委會成員,參加了 1989 年之後的歷屆會議。

* 歐美政界的還包括:英國威爾斯親王查里斯王子」(HRH Prince Charles, The Prince of Wales)、美國前總統「克林頓」(William Jefferson Bill Clinton)、美國前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Donald Henry Rumsfeld) 。

其他成員還有:在金融和企業界,有美國前「聯邦儲備局」(Federal Reserve System---FED) 主席「伯南克」(Ben Shalom Bernanke);美國財政部長「蓋特納」(Timothy Franz Geithner);美國前財政部長、美國「經濟事務委員會」主席「薩默斯」(Lawrence H. Summers);前「世界銀行」行長「佐立克」(Robert Bruce Zoellick):最近幾年每場必到;前「世界銀行」行長「沃爾芬森」(James Wolfensohn);「戴姆勒克萊斯勒」(Daimler Chrysler) 前 CEO Jurgen E . Schrempp;前「巴克萊銀行」(Barclays) CEO「馬丁泰勒」(Martin Tyler);IBM 總裁「郭士納」(Louis V. Gerstner);曾任「蜆殼石油」(Shell) 和「諾基亞」(Nokia) 總裁的 Jorma Ollila,等等。

《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 FT)、《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 等專業財經媒體每年都會有 1~2 名編輯出席,不過從未寫出過任何一篇報導。

Bilderberg Group

已於 2005 年去世的英國前首相「愛德華希思」(Edward Heath) 爵士是以隱藏身份的與會者之一,曾被問及是否出席過會議時,他反問『什麼是標達堡?』,但事實上,他出席『標達堡』會議至少包括 1963 年、1964 年和 1967 年三屆。

正當「中國」這個世界新經濟體崛起,但過去與會次數卻不多,只有兩人被邀請參加,分別是前「博鰲亞洲論壇」(Boao Forum for Asia) 秘書長「龍永圖」(2004) 和「中國戰略與管理研究會」副秘書長「張毅」(2006)。

2004 年 6 月 3 日,『標達堡』在「意大利」(Italiana) 的「斯特雷薩酒店」(Stresa) 舉行了它的 50 週年慶典和年會。四天裡,這些西方的政客、商界領袖、銀行業者、企業家和戰略家,在這間「意大利」北部的五星級酒店討論有關全球性的議題。被邀請的人物包括英國 BP 石油公司的老闆「布朗勛爵」(Lord Browne),美國參議員「約翰愛德華」(John Edwards) 和「微軟」(Microsoft) 的「比爾蓋茨」(Bill Gates)。

現任「奧巴馬」(Barack Hussein Obama) 總統「經濟復甦顧問委員會」(Economic Recovery Advisory Board) 主席 Paul Volcker,從 1982 年開始,每一屆『標達堡』會議也參加;

Stresa hotel

2013 年,『標達堡』會議於 6 月 6 日起在「英國」(UK)「哈特福郡」(Hertfordshire) 附近 Watford 的五星級酒店 Grove Hotel 舉行,其部份會議參與者包括 Google 執行董事 Eric Sc​​hmidt、Amazon 行政總裁 Jeff Bezos、「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 總裁 Christine Lagarde 和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

2014 年『標達堡』會議於 5 月 29 日起在「丹麥」(Denmark)「哥本哈根」(Copenhagen) 舉行,部份會議參與者包括:「芬蘭」(Finland) 大型保險公司「三普集團」(Sampo Group) 主席 Björn Wahlroos,「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 Christine Lagarde ,意大利「阿涅利」(Agnelli) 家族繼承人及經濟學人集團 (Economist Group) 的董事會成員 John Elkann,美國前「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 NSA) 局長 Keith Alexander。

雖然過往也曾有極少數中國人獲邀出席『標達堡』會議,但 2012、2013 均未見有「中國」代表參加,甚至連討論「中國」事宜也未有放在議程中。 但在 2014 年,不但議程中包括了「中國」的政治及經濟展望,更有兩人出席,包括「中國」多項經濟政策規劃的起草人、現任「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副主任及「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 劉鶴;及中國銀行家、經濟學家,現任「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及「澳洲國立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克勞福德公共政策學院」(Crawford School of Public Policy) 教授 – 黃益平。但現任「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及總理「李克強」,則似乎從未獲邀請參與會議!

2015 年『標達堡』會議於 6 月 11 日起在「奧地利」(Austria) Telfs-Buchen 這個「阿爾卑斯山」小鎮上舉行。今年部份會議參與者包括,Google 執行董事 Eric Sc​​hmidt,英國財相歐思邦,世銀前行長佐利克、「英國軍情六處」(Military Intelligence, Section 6) 前處長 John Sawers 和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

今年的名單還包括「北約」(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NATO) 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荷蘭」首相「呂特」(Mark Rutte),歷史學家「費格遜」(Niall Ferguson),「德國國防部」(Bundesministerium der Verteidigung) 部長「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商界領袖還有「蜆殼石油」 CEO Ben van Beurden,「桑坦德銀行」(SANTANDER CENTRAL HISPANO S.A.) 主席 Ana Botin,「空中巴士」(Airbus) CEO Thomas Enders,以及 Ryanair 老大 Michael O'Leary。美國「聯邦儲備局」今年似乎沒有派人參加。此外,美國總統「奧巴馬」(Barack Hussein Obama) 和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 也不在席。

今年會議議程具體包括「網絡安全」(Cybersecurity),「化學武器威脅」(Chemical Weapons Threats),「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以及「俄羅斯」(Российская Федерация) 與「烏克蘭」(Україна) 戰爭問題,「希臘」(Greece) 債務違約也在話題之列,此外還有「美國大選」(US Elections  ),「北約」(NATO),和「當前經濟問題」(Current Economic Issues)。

 

陰謀論

世人對這類藏頭露尾的神秘組織必定諸多揣測 --- 一群世界政經領袖,從不同國家不同地區匯聚到一起,要商討及製定世界規則、扶植或摧毀一個政權甚或是一個國家、設計戰爭及幕後交易。有觀察家們認為,這些政經精英們同時是多個國家政府、企業及國際組織的重要成員,憑著相互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繫及關係,他們向目標國家政府及國際組織進行遊說,在一些重大國際事務上施加決定性的影響力。

根據來自「華盛頓 D.C.」(Washington D.C.) 的消息,『標達堡』每年支付數十萬美元給會議召開地的政府,派出軍隊保護會議隱私,甚至用直升機搜尋私自闖入者。年會的費用通常由東道國的會議籌劃指導委員會成員負責。但是維持組織正常運作的經費全部由秘密的私人認股承擔。由於這個跨國組織過分神秘,因此令外間懷疑『標達堡』其實是「全球影子政府」,真正目的是在「暗中」操縱著世界。也有不少人認為『標達堡』跟神秘組織「光明會」(Illuminati) 有關係,但當然無法證實。

在「南斯拉夫」(Yugoslavia),「塞爾維亞」(Serbia) 元首已經因為一場導致「米洛舍維奇」(Слободан Милошевић) 失敗的戰爭而責備『標達堡』;左派英國報紙《大消息報》(Big News) 曾指稱『標達堡』成員在某次會議中決定讓「俄羅斯」(Российская Федерация) 轟炸「車臣」(Нохчийн Республика);還有消息指,『標達堡』成員因為英國前首相「戴卓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 反對實行「歐元」(EUR),一度決定向她的政權發難,例子不勝枚舉。

當走強硬路線的右翼分子和自由主義者指責『標達堡』支持「猶太人」的復國運動時,左翼激進分子如 Tony Gosling 等也予以同樣譴責,並在他的家鄉「布里斯托」(Bristol) 發動了一場反對『標達堡』的運動。Gosling 說:『我聽說關於美軍進攻「伊拉克」(كۆماری عێراق) 的決定,就是來自 2002 年『標達堡』年會。』

Hillary-Clinton-Presidency-2016

但那些參與運作『標達堡』的人和那些曾經與會的人,都堅稱其中並沒有什麼陰謀。官方稱會議只是一個普通的私人論壇,為那些來自全球的在政治、商業、金融等領域有影響力的卓越人物提供一個討論全球重大議題的機會。

1950 年代前「聯合國」(United Nations, UN) 秘書長 Denis Hurley〔也是『標達堡』的創始元老之一〕。對於『標達堡』被指責是躲在黑暗中掌控全球的黑手時,Denis 說:『我們從來沒有試圖藉著『標達堡』會議干預世界政局,這裡只是我們討論問題的一個地方。』

在政界,一直盛傳『標達堡』也是「造王者」,不少曾參與會議的政界人士,日後都能當選成為國家元首或升任政府中要職,傳聞中較為人認識的例子有:

*美國前總統「克林頓」(William Jefferson Bill Clinton),於 1991 年與會後,於 1993 年當選總統;

*英國前首相「貝里雅」(Anthony Charles Lynton Blair);於 1993 年與會後,於 1997 年當選首相

*英國前首相「白高敦」(Gordon Brown),於 2001 年與會後,於 2007 年當選首相

*美國前國務卿「鮑威爾」(Colin Luther Powell);於 1997 年與會後,於 2001 年當上國務卿

*美國前國務卿「賴斯」(Condoleezza Condi Rice);於 2001 年與會後,於 2005 年當上國務卿

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Hillary Diane Rodham Clinton),2008 年也曾與總統「奧巴馬」一起參與會議。明年美國總統大選,「希拉里」更成為下屆總統候選人之一,且看『標達堡』能否令這位「民主黨」(Democratic Party) 總統候選人, 繼其丈夫前總統「克林頓」之後,在 2016 年當選入主成為白宮新主人吧!

http://www.bilderbergmeetings.org/index.php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談奇述異坊

kason204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