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atlov-pass_cover

歷史上存在著許多令人感到相當疑惑難解的懸案,說到不可思議事件,絕對不能不提發生於 1959 年 2 月 2 日的「俄羅斯」(Российская Федерация)「迪亞特洛夫事件」(Dyatlov Pass Incident),這起山難不但最後 9 名登山者全部罹難,同時死因都非常離奇、超乎常理,讓人毛骨悚然,原來當年該登山隊誤闖的是「烏拉爾」(Ура́льские го́ры) 山區東側的 Otorten 山,而該山正正被當地土著稱為------死亡之山 (Kholate Syakhal)!〔內容可能令人不安,慎入〕

Slobodin-camera-film4-20

事件發生在 1959 年 2 月 2 號冬季,地點在「俄羅斯」中西部「烏拉爾山脈」北部;

1959 年 1 月 27 日,當時有 10 名「烏拉爾工業學院」(Физико-технологический институт УрФУ) 〔即現在的烏拉爾科技大學〕組成登山隊〔8 男 2 女〕,年紀最大的 37 歲,最小 21 歲;所有的隊員都有豐富的滑雪和山峰考察經驗。

1.Igor Alekseevich Dyatlov (Игорь Алексеевич Дятлов)〔領隊〕.

2.Zinaida Alekseevna Kolmogorova (Зинаида Алексеевна Колмогорова).

3.Lyudmila Alexandrovna Dubinina (Людмила Александровна Дубинина).

4.Alexander Sergeievich Kolevatov (Александр Сергеевич Колеватов)

5.Rustem Vladimirovich Slobodin (Рустем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Слободин).

6.Yuri〔Georgiy〕Alexeievich Krivonischenko (Юрий 〔Георгий〕Алексеевич Кривонищенко).

7.Yuri Nikolaievich Doroshenko (Юрий Николаевич Дорошенко).

8.Nicolai Vladimirovich Thibeaux-Brignoles (Николай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 Тибо-Бриньоль)

9.Semyon〔Alexander〕Alexandrovich Zolotariov (Семен〔Александр〕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Золотарёв)

10.Yuri Yefimovich Yudin (Юрий Ефимович Юдин)〔於 2013 年 4 月 27 日去世〕

dyatlov-pass-hikers_1

登山隊從 Vizhai 村莊出發,展開為期三週的登山之旅,其目的地是要前往 Otorten 山〔一座位於事件發生地以北 10 公里的山峰〕;他們於 1 月 25 日乘火車到達到達 Ivdel〔一個位於斯維爾德洛夫斯克州北部的城市〕。之後它們乘卡車到達 Vizhai〔此次登山之旅最北端有人居住的定居點〕。他們於 1 月 27 日開始了登山的旅程。

這起登山之旅從一開始就很不順利,出發第二天,其中一名隊員 Yuri Yudin 就因身體不適被逼放棄這次旅程,10 人登山隊剩下 9 人,儘管少了一名隊員,但對於經驗豐富的領隊「迪亞特洛夫」(Igor Dyatlov) 及隊員們來說並不構成問題,並和他約定好登山隊會大約在 2 月 12 日會回去,並會發電報告知學校,但也有可能會遲上幾天,於是一群人繼續他們的旅程。

登山隊在 1 月 31 號來到高地的邊緣並準備爬山,在山谷間的樹林裡建立營地,並在一間木屋中將多餘的食物和裝備留下來給回程時用,一夥人便輕裝上陣登山 ---- 可是當時他們並不知道自己踏上的是一條不歸路.......!

Dyatlov-pass_6

Yuri Yudin〔中〕離開前跟 Dubinina 道別擁抱,左為領隊 Dyatlov

Dyatlov-pass_96

Yuri Yudin〔中〕離開前跟 Kolmogorova 道別

Dyatlov-pass_

Dyatlov-pass_80

登山前晚餐留影 

以下是搜救隊在登山隊最後的營地所發現的日記和相機,從日記內容和照片追溯登山隊在遇難事件發生前的經歷:

登山隊繼續往山上走,2 月 1 日,登山隊隊開始嘗試通過「鞍部」(Saddle) 〔為山脊上兩山間的低淺處,因形似馬鞍,故稱之〕,他們可能計劃在翻過鞍部後在背面紮營過夜。不料 2 月 2 日卻突然碰上暴風雪,令能見度下降遮蔽住了視線,無法辨識登山路徑,登山隊很快便迷失了方向,原本路線應該是往北,路線最後卻朝西偏離,最終一夥人朝 Kholate Syakhal 山方向而去。

直到他們發現走錯路時,卻沒有馬上折返下山去尋找一個更好的藏身點,一群人反而很奇怪地於下午 5 點左右在山坡上紮營,搭起一個用舊帳棚縫製而成的營帳,九個人就在裡面用餐,並陸續進入睡袋睡覺。登山隊唯一的倖存者 Yuri Yudin 就猜測:『這也許是因為 Igor Dyatlov 並不想失去已經到達的海拔高度因而有這個決定。』但有登雪山經驗的人都知道,在暴風雪期間選擇在山坡上紮營,等於和死神對賭,因為紮營在山坡上,隨時有可能被雪崩淹沒,為何經驗豐富的領隊 Igor Dyatlov 會做出如此奇怪的決定,這是「迪亞特洛夫事件」第一個謎團.......那晚之後,登山隊就這樣徹底失聯了!

the last images taken by the party shows bad weather

隊員們登山時所拍的照片,顯示當時天氣已變得惡劣 

就這樣到了 2 月 12 日,學校並沒有收到登山隊傳來的電報,但因為之前領隊 Igor Dyatlov 曾說可能會延遲幾天回來,所以學校方面仍未察覺有異樣。但到了 2 月  20 日,登山隊家屬再也按耐不住,催促校方立刻展開搜救,於是一支臨時由學生和老師組成的搜救隊出發。後來學校也報了警方,於是軍隊和警察也相繼加入搜救行動,並出動了軍機和直升機加入搜索。

儘管搜救隊出動了,可是卻沒有帶來好消息,他們不僅沒找到任何生還者,在眾人眼前更出現一幅幅讓人大惑不解、毛骨悚然的畫面.........!

登山隊殘破不堪的帳幕_02

在 2 月 26 日,學生搜救隊在 Kholate Syakhal 的山腰處,發現了登山隊已經殘破不堪的帳幕,裡面空無一人,並沒有打鬥的痕跡,隊員們的衣服,食物和登山滑雪器材都仍在帳幕裡面。同時搜救隊也發現很多不尋常的地方,帳幕明顯是從裡面用刀子割開,雪地上也有八至九人的腳印向東北方向山腳的樹林處延伸,但到了 500 米外就消失了。而奇怪的是,這些腳印明顯看出都是赤腳或只穿襪子留下來的,還有一個人只穿着一隻鞋。 他們到底遇到了什麼事情?會這樣匆忙逃出,連鞋子都來不及穿,而且登山隊員們又在哪裡?這是「迪亞特洛夫事件」第二個謎團.......!

Photo of footprints of nine people leaving the tent

雪地上留下令人大惑不解的腳印

搜救隊繼續搜索,終於在森林邊緣,距離帳幕約 1500 米一棵高大的紅松樹下,發現了一堆篝火的痕跡以及兩名登山隊員 Yuri Krivonischenko 和 Yuri Doroshenko 的屍體,他們的死狀十分怪異,只穿單薄衣服並且沒有穿鞋。又發現從地面到樹上 5 米高處的樹枝都折斷了,顯示他們可能曾爬到樹上躲避某種東西。

5 米高處的樹枝都折斷了

Doroshenko and Krivonischenko5

不久,搜救隊在紅松樹和營地之間,又找到了另外三具屍體,分別是領隊 Igor Dyatlov ,Zinaida Kolmogorova 和 Rustem Slobodin,於距離紅松樹 300 米、480 米和 630 米處被發現,領隊 Igor Dyatlov 死時面朝上,而 Kolmogorova 和 Dyatlov 雙手都在胸前呈握拳狀,Rustem Slobodin 頭骨有明顯裂痕,按照 Kolmogorova 和 Slobodin 死亡時屍體面都朝下的姿勢和距離估計,相信他們有可能直至最後一刻仍在掙扎爬回營地。

Igor Dyatlov

Rustem Slobodin body

Zinaida Kolmogorova

至此,仍有四名登山隊員下落不明,搜索工作持續了近兩個多月。直至 5 月 4 日,位於距離紅松樹往森林方向 75 米的一個山溝裏,四名登山隊員 Lyudmila Dubinina、Semyon Zolotariov、Alexander Kolevatov、Nicolai Thibeaux-Brignolles 的屍體,被發現被埋在 4 米深的雪下,這四個人的穿着比其他人完整,並且有跡象表明倖存者會將較早身亡者的衣物取來保暖。Zolotariov 穿着 Dubinina 的毛皮大衣和帽子,Dubinina 的腳用 Krivonischenko 羊毛褲子的碎布包裹着。

驗屍後發現,四名死者身上都有曾遭受重擊的痕跡,這撞擊的力道不亞於被汽車正面衝撞,Nicolai Thibeaux-Brignolles 頭骨破裂,Semyon Zolotariov 和女隊員 Lyudmila Dubinina 胸骨嚴重骨折,卻完全沒有其他內傷,更詭異的是,Dubinina 的雙眼球、上唇的軟組織和舌頭都離奇不見了,而 Zolotariov 則是雙眼球、面部的雙眉附近軟組織不見了.....〔嚇〕....這是「迪亞特洛夫事件」第三個謎團......!

山溝埋屍處

Dubinina and Thibeaux-Brignolle

Kolevatov and Thibeaux-Brignolle

一群人碰到雪崩,所以逃出帳篷?這是當時一般人的猜想,可是後來調查發現,該山坡其實坡度很緩,同時從搜救隊還能找到腳印來看,登山隊應該沒碰到雪崩。另外,其中幾名罹難者身上衣物事後被檢測出有大量輻射,也就是說這群人當時的確碰到「不尋常」的東西,不得已逃出帳篷,最後不明死亡。

到底這群人遇上什麼「不尋常」的事導致他們做出這些離奇的舉動呢?又是什麼東西殺死他們的呢?

屍劣發現位置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談奇述異坊

kason204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