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hazard

《Resident Evil》、《Dawn of the Dead》、《28 Weeks Later》、《Walking Dead》、《World War Z》這些影視作品,大家即使沒看過也許都聽過吧,它們都有一個共通點 -- 喪屍 (Zombie)。人們對喪屍的印象大都是來自這些電影,而大家亦普遍相信,喪屍只是電影虛構,並不存在於世上。不過,自從 2012 年起,美國巴西卻發生多宗「喪屍吃人案」,個案中有普通市民突然發狂襲擊噬咬其他人,據現場處理的警員描述,施襲者的共通點都是 —— 已失去正常人類意識、對血肉非常渴求、失去理智地像野獸般咆哮狂咬、沒有痛覺反應,甚至身中多槍仍能站起來等疑似喪屍化特徵……不禁讓人懷疑,「喪屍病毒」現實中真的存在嗎?

雖然聽來很可怕,但原來警方認為,那些所謂「喪屍吃人案」中的施襲者精神失常,是因為吸食了一種俗稱「喪屍浴鹽」〔亞甲基二氧吡咯戊酮 (Methylenedioxypyrovalerone, MDPV)〕的新型毒品所致,跟「喪屍病毒」無關!

雖然這些「喪屍吃人案」病毒無關,不過科學家卻又告訴我們:已死去變成屍體的人當然不會再爬起來咬人,但是會操控其他生物及改變其行為習性,把其他物種「喪屍化」的東西在自然界卻真實存在.....!

OMG!真有這些噁心的東西嗎?那麼,「病毒感染」是如何把人「喪屍化」?

 MDPV bath-salts

「病毒感染」(Viral Infection) 一般來說我們會理解為「生病」(Sick),生病時病毒會破壞宿主身體,使感染者變得虛弱,提不起勁做任何事,這是我們對生病的一般反應。

原因是,我們生病時免疫系統的首要工作,就是確保身體把大量資源投入對抗感染,而不是去上班或是去做運動或打架。免疫系統中的生物分子「細胞介素」〔又稱細胞激素〕(Interleukin) 會讓你腿軟、食慾不振,就連消化這種基本行為也要儘可能減少,以確保你不會隨便浪費能量。不過,出現相反的情況會有可能發生嗎?

嗯!我們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疑問,是因為這種情況並非絕對,確實有些感染會令人類出現「相反的行為」。雖然大部份情況只是有輕微的影響,不會造成大問題,但有些例外情況的確有點可怕!

ATCV-1

讓我們先從最溫和的改變開始說起,這樣會比較容易接受。首先,有一種叫做 ATCV-1 的綠藻病毒 (Chlorovirus)。

一開始,我們以為這是普通藻類的病毒,然而卻在一次研究中發現,這種病毒在精神病患者體內的微生物群中出現,因此巴爾的摩 (Baltimore) 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醫學院裡的微生物學家開始覺得好奇,進行了一些測試,發現 43% 身上帶有這種病毒的受測老鼠出現徵狀。

這相當令人憂慮,原因是 ATCV-1 具有使大腦混亂的特性,它會使你的大腦視覺與認知過程變慢 10%,縮短你的專注時間;受到這種病毒感染的老鼠,專注時間會比未受感染的老鼠短,也不像健康老鼠那樣能快速走出迷宮。牠們還會失去好奇心,對探索新事物沒那麼感興趣。也可以說,這是一種會令人變「蠢」的病毒!

按推測,如果這種病毒出現毒性更強的變種型態,的確有可能會令我們變得更愚蠢更像喪屍!不過 ATCV-1 仍算溫和,我們暫時尚可以和 ATCV-1 和平相處〔也許我們早已經感染它了〕!

toxoplasma-gondii-suicide

另一種也許會令一眾「貓奴」們聽來不太舒服 .......... 原來平日他們會對自己的貓寵愛有加,有可能並非完全出於「自願」,原因是他們身上可能感染了寄生蟲所致;有些研究認為,這種寄生蟲會影響我們的行為。那就是貓糞便中的一種單細胞生物寄生蟲弓形蟲 (Toxoplasma Gondii) 。

所有溫血的動物〔包括人類〕都可以因誤食貓糞便中已完成芽孢化的「卵囊」(sporulated oocyst) 污染的水或食物,或是吃到其它未煮熟受到感染動物組織中的「囊體」(Tissue Cyst) 而被感染。這種寄生蟲對未有保護性抗體的懷孕婦女非常危險,因為它會同時傳到胎兒身上,感染率達 40%。

加利福尼亞大學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研究指出,這種原寄生於貓體內的弓形蟲,人類感染了會影響行為,影響力有如「降頭」....... 令人匪夷所思!

加利福尼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 傳染病學專家 Kevin Lafferty 以老鼠進行實驗,發現原本只能在貓科動物腸道內繁衍的弓形蟲,為求擴大感染率,竟然改變受感染老鼠體內的「多巴胺」(Dopamine) 水平,讓老鼠漸漸更能靠近貓,令吃下老鼠的貓也感染弓形蟲。如是者,一旦人類通過與貓接觸而感染弓形蟲,身體同樣會引起化學反應,腦內多巴胺水平上升,讓人更喜歡親近貓,增加弓形蟲感染其他宿主的機會。

事實上,任何人都可能受到感染,一般認為大約三分之一的人類都已受弓形蟲感染;雖然對於免疫力功能正常,又或是血液中有保護性抗體的人,通常身體都沒有不良反應,也沒出現受感染徵狀,不過有少部份急性感染病患者會出現淋巴結 (Lymph node) 腫大、倦怠、衰弱及中度發燒〔38~38.5℃〕的情形。

但是如果懷孕婦女若於懷孕期間初次感染弓形蟲,亦即孕婦血液中並未有保護性抗體,則弓形蟲可經由胎盤傳染給胎兒〔感染率約 40%〕,若在懷孕一開始就感染弓形蟲,會造成流產或死胎,若在懷孕 12 週之內感染弓形蟲,有 20~30% 的新生兒會有明顯先天性弓形蟲感染症,但有 70%~80% 的新生兒卻沒有任何症狀,不過經過幾個月或數年後,可能會出現視力不良、學習障礙和心智發育遲緩等現象。

臨床上可見的症狀,還包括:皮膚紅斑丘疹 (Erythema Papulatum)、全身淋巴結腫大、肝脾腫大、黃疸 (Jaundice)、血小板低下 (Thrombocytopenia)、水腦症 (Hydrocephalus)、小腦症 (Microcephaly)、顱內鈣化 (Intracranial Calcification)、神經病變及「視網膜脈絡炎」(Retinal Choroiditis) 並造成失明。

對於免疫功能低下的病人,如有人類「免疫缺乏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HIV) 感染者、惡性血液疾病、血癌、接受免疫抑制治療的癌症患者或接受器官移植者,其症狀往往是由於過去潛在感染的弓形蟲「再活化」(Reactivation) 所致,腦部是最常被侵襲的部位,容易引起腦膿腫 (Brain Abscess),其臨床症狀包括:意識不清、抽搐、肢體動作障礙及語言學習障礙等,嚴重者會有致命的危險。

toxoplasmosis lifecycle

對弓形蟲的研究,也有另一些發現,比如說,我們知道感染比較容易出現在有某些精神異常症狀的人身上,例如「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 或「躁鬱症」(Bipolar Disorder) 患者。但更讓人不安的,它與一種稱為「陣發性暴怒疾患」(Intermittent Explosive Disorder, IED) 症狀間的關聯性。IED 患者傾向出現短暫的、不受控的攻擊行為,其中一項症狀就是愈來愈常在開車時發飆。

根據芝加哥大學 (University of Chicago) 的教授 Emil Coccaro 的研究指出,這些 IED 患者感染弓形蟲的機率是「正常」人的兩倍。

雖然很難確定貓的寄生蟲如何引發暴怒,但是有一種理論是:感染會誘發大腦的化學物質過度刺激腦部對感知到的威脅反應,或者只是抑制了理性評估環境中威脅的處理通道。為什麼呢?也許這使得貓的獵物無法分辨威脅的真假,讓貓能輕鬆獵捕,這就是共生的一個例子。

沒錯,寄生蟲和宿主是互利的,弓形蟲在某程度上會令人增加社交能力,宿主的社交能力增加,彼此互動越頻繁,也有助於寄生蟲傳播,同時也使獵物變得有點糊塗、遲緩,讓宿主更能輕鬆獵捕。

有實驗顯示,弓形蟲在人類身上造成的影響比較複雜一點;感染後的女性會比較外向、信任他人,而男性則相反,會比較內斂,對他人保持戒心。但不論男女,反應都會變慢這點是一致的。

hbllldhbwil11

好了,以上這些雖然會令人行為改變,不過都仍屬溫和性質,至少不會令人發狂咬人;不過以下要說的是一種可令螞蟻「喪屍化」的寄生真菌,甚至媲美「異形幼蟲」 (Chestburster) 一樣殺死宿主,恐怖度滿分!

要製造出「喪屍」,就需要更激烈的行為改變,至少要像「蛇形蟲草屬」(Ophiocordyceps Unilateralis) 這種寄生真菌所能造成的效果。

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研究這種喪屍蟻 (Zombie Ants) 的形成原因以及過程。他們發現,這種在巴西雨林中發現的真菌會逐漸入侵螞蟻體內,先控制其大腦,令螞蟻活動受真菌操控,再蔓延全身,使其肌肉纖維分離,導致其肌肉萎縮,令螞蟻無法再控制自己的身體。

Ophiocordyceps Unilateralis

研究人員發現,感染初期被真菌入侵的螞蟻還是可以正常活動,有點像一半人、一半怪獸的「半獸人」,這一半「喪屍」、一半螞蟻的「半喪屍蟻」與其他螞蟻的互動絲毫看不出異狀。

只要在感染後三至九天,螞蟻便完全被真菌「喪屍化」,這些喪屍蟻就會依照真菌的指揮,爬到溫度和濕度最適合真菌生長的特定高度,然後用上顎卡在植物上,固定好了以後,真菌就會釋放一種化學武器殺死這些螞蟻,再從牠們的頭後方長出會釋放孢子的莖,稱為「子座」(Stroma),進一步散布它們的孢子,製造更多喪屍蟻!

試想想,如果將這種情況放在人類世界發生,完全就是喪屍電影情節!

rabies-virus-particles-science-picture-co

好了,這些都仍是在昆蟲世界發生,現在終於要談談能真正創造出「暴戾」的恐怖病毒!

狂犬病 (Rabies) 是真正可怕的疾病,它和伊波拉病毒 (Ebola) 相似,會造成多重器官衰竭,導致緩慢又折磨的死亡過程。它對人類的致死率幾乎是百分之百,全世界每天有七十五個小孩因狂犬病而死。

但跟伊波拉病毒不同,狂犬病毒不會讓人倒下安靜地死去,它會讓人發狂!

染上狂犬病的人已經夠倒楣了,還可能會出現瘋狂的攻擊性。感染者們會產生幻覺與妄想、瘋狂流汗與流口水,還會有無法控制地想咬人的衝動,這是這類病毒典型的擴散模式 —— 病毒會累積在患者唾腺,所以「咬」這個動作,會是感染其他宿主最佳的方式。

Rabies-virus-shape-and-its-structures

其他症狀還有怕水或液體,加上患染者試圖吞嚥時會發生無法控制的肌肉痙攣,令患者無法正常飲食,為何會出現這些症狀?原因是這些充滿病毒的唾液,最好的散播途徑是透過感染者張大的嘴巴,所以如果患者怕水及不能吞嚥,導致無法喝水,那就無法稀釋唾液中的病毒含量,這種病毒真的很有一套。

狂犬病病毒能控制感染者行為,是因為它會進入感染者中樞神經系統和大腦,形成腫脹,影響人類行為、情緒以及運動功能。

cwd2

好了,終於來到最恐佈的環節;上月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公布了一個迫在眉睫消息,美國逾二十個州出現許多罹患慢性消耗型疾病 (Chronic Wasting Disease,CWD) 的「喪屍鹿」,疫情出現大規模擴散跡象,有些地區的鹿隻感染率高達 79%。

雖然暫時未出現人類確診個案,但專家憂慮病毒有可能變種而傳染人類。CWD 於六十年代首次被發現,其病毒會侵蝕鹿的腦、脊髓及肌肉,令牠出現流口水、磨牙、暴瘦及行為具侵略性等徵狀。

研究指鹿與鹿之間的 CWD 傳播,可從母親體中傳給胎兒,也可直接通過身體接觸傳染。CWD 亦會藉由鹿的口水及糞便傳播,如患病的鹿在土壤中排尿或流口水,健康的鹿在同一塊地舔、攝食而吸入感染的土壤,就有可能染病。

加拿大衛生部 (Health Canada) 則在最近的研究中發現,獼猴 (Macaca) 食用遭感染的鹿肉後,有受感染的跡象,研究人員擔心,病毒可能很快就會出現針對靈長類 (Primate) 甚至人類的變種。

加拿大艾伯塔大學 (University of Alberta) 普里昂蛋白研究中心 (Centre for Prions and Protein Folding Diseases) 指出,人類食用受感染的鹿肉,亦會染上 CWD,而現今醫學界目前仍未尋找到醫治方法!

若果疫情發展到人傳人,電影情節成真,恐怕離世界末日不遠了,大家好自為之!

cwd5

文章標籤

kason20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