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eption

Cobb 是個盗夢者,能潛進别人的夢境中偷取機密,一次受日本富商 Saito 所托,要在他的商業對手的兒子潛意識中植入一個意念,但必須要進入深層夢境中進行,這是非常冒險的事,稍有差池,Cobb 和他的團隊便會被困在虛空夢境中無法醒來!

inception-movie-screencaps_com-7795

《Inception》那個充滿疑惑的結局過去數天都在我腦中浮現,原因不是我有些地方想不通,而是「想不透」。這電影的英文原名是「Inception」,意指「植入」,這個主題貫穿著整個故事.....有時侯也在懷疑,電影是否已在不知不覺間在影響著我的潛意識!

最近聽到很多朋友的疑惑:『是現實定還是夢?』。那我就說少少關於我對《Inception》的看法,還有作為觀眾一些反思吧!

先說說「夢」(Dream) 和「潛意識」(Subconscious) 的關係吧!「做夢」對人類來說是一件平常事,而有時做過的夢,在腦中也只會是曇花一現,很易被忘記。「潛意識」,在「社會科學」(Social science) 和「哲學」(Philosophy) 中是十分麻煩的概念,麻煩在於定義不一、麻煩在於關乎我們事件的「認知」(Perception),麻煩在於涉及到人類慾望的產生,不過呢,最最最簡單的定義可以一些我們不能意識到的行為動機,它會「潛而默化」地控制我們的思想。事實上,「夢」「潛意識」的關係早在百多年前已是著名心理學家「弗洛依德」(Sigmund Freud) 作為心理分析的研究領域,他著有《夢的解析》(Die Traumdeutung)、《玩笑與潛意識的關係》(The Joke and Its Relation to the Unconscious) 等,他指「潛意識」會在「夢」中表現出來,但我們記得的「夢」只佔整體的一少部分。在真實的日常生活中,「潛意識」除了在夢中表現出來,還會在說黃色笑話、「漏口」時等表現出來,而《Inception》不斷提及的「意識植入」(inception of idea) 其實是意念在我們平常收看廣告、或重複地接收某項訊息時進入「潛意識」的過程。在現實生活中,精神治療師能透過催眠就可做到提取和植入「潛意識」,就像《Inception》中能自由進出我們的「潛意識」的人,而他們的工作需要極高道德操守。

inception15-1920x1080

INCEPTION_DNEG_VFX_14

以「夢」或「潛意識」為主題的電影不多,但通常不會以精神分析作探討方向,一來學術味較濃,二來比較悶,三來觀眾很難明白,如《Shutter Island》。所以,這部《Inception》也較以劇情為主,好讓觀眾回味一番。

在《Inception》中,「意識」和「潛意識」就像一座冰山。當「現實」是冰山露水面那部份,這層是頂層而且可意識的,而「夢」就是水面下的冰山的其餘部份,這裡比頂層大很多很多,而且我們開始漸漸意識不到。《Inception》的「夢中夢」,當人愈進入下層的夢,那層經驗的時間變長〔成次方形式的增加〕,利用每層次方式的時間差,上層的人便能以瞬間的撞擊來通告下一層的人同時引發撞擊。還有,在愈下層,入夢後的人也較難有意識,愈容易沉迷。

Inception-Wallpaper-11

有些人會根據電影中的鏡頭和物件來判斷結局是夢或現實,而我會根據故事的內容來推斷。

當大家為大團圓 happy ending 鬆口氣時,但看到最後一個鏡頭那個轉得筆直的「陀螺」〔Totem,用圖騰這個 term 非常有意思〕,開始懷疑結局回是現實,抑或仍是夢?故事中雖然常出現這個陀螺,尤其出現在現實世界的情節中,每次轉不久就隨之停下,但這次卻轉很久也未停下,我想這是導演想藉著這個位來引起觀眾的疑問。

大家有沒有想過那個「陀螺」為什麼叫作「圖騰」(Totem)?相信很多人也會留意 Cobb 那個「陀螺」何時才會停止轉動,藉此去分辨現實還是夢。然而,我對「陀螺」的感興趣的原因在於它的名稱,為什麼會被稱為「圖騰」呢?其實,「圖騰」在原始社會中是一種神聖的象徵,它把人類的精神世界連結著自然世界,「圖騰」對於其社會中的人來說,是一種信仰,甚至是一種世界觀的象徵,人們對現實的意識就是建立在這種「圖騰」之上。「圖騰」的概念就可以解釋《Inception》中的角色們都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圖騰」。於是,其實「陀螺」的會否轉停不是它的真正功能,它真正的功能是一個意識的載體,即是當 Cobb 看著它時,他就會變得有意識,去認知那是一個夢。

Totem-inception-2010-26704568-480-200

inception1

說夠了,開始對結局解話吧!

『夢是沒有時間的起點』,Cobb 曾教女助手 Ariadne 如何判斷那是夢境的方法,然而,也就是這個方法騙了觀眾,也騙了他自己!因為這次夢的「時間切入點」〔起點〕正好就是他們這次終極行動的完結,於是他先在時間線上否定這是夢。

其次,他對 Ariadne 說雖然他想念且渴望見他的孩子,但決不會在夢中看他們的樣子,這樣才能提醒他身處的地方只是夢,因為他不想和他死去的妻子那樣苟安於夢裡的生活,而「回家」正是他不再想做神偷的原因,和堅持下去的目標。在最後一幕時,他嘗試去轉動著他的 Totem〔提醒他是現實還是夢的陀螺〕,但面對著渴望看到和抱著孩子的激動和快樂,在極快樂的情緒下反令機智敏銳的他失去耐性和判斷力,不再理會那 Totem 而淘醉在與孩子重敘的歡欣,最後不去否定夢的可能。

in3

好像不夠說服力?好吧,那就讓我來描繪一次最後五分鐘的整幅圖畫吧!第四層是他抱著將要死去的太太那層,他為了「回家」而一定要找回 Saito 並帶他回去,於是他就到了第五層。第五層是他遇見年老的 Saito,其實 Saito 一直在等他,但 Cobb 定了神後才意識到自己是來找他〔『I came back for you』〕,他震驚眼前的年華老去的 Saito 已經不能回去〔時間過了很多年,上一層的他應該死了〕,這解釋了 Saito 為何拿起手槍指向 Cobb,原因是只有 Cobb 才能帶他離去,不能讓他離去。我想 Cobb 面對這個困難時可能有兩種想法,一是消極態度:沒有 Saito 的幫助就算他自己一個回到現實也見不到他的孩子,於是只好將所有希望寄諸第六層;二是積極態度:帶 Saito 到第六層再擺脫他;無論消極定積極,都一定要去第六層。於是他就對 Saito 說如果選擇留下來,這就是真的〔『so it can be real』〕,意思是可藉「這個現實」建立下一層更完美的夢,結果 Cobb 叫 Saito 跟他走其實指是要他建造第六層夢,即是在飛機上醒的那幕。

inception_infographic_by_koenta-d34hf6e

screenshot-lrg-01-1

Limbo

在《Inception》中,夢中的人、物、事都是由主角們設計及操縱,當中的被害者手無寸鐵,只能由他的「潛意識」派人來護駕,其實最可笑的在夢中任人愚辱的受害者還會有意識合理化自己在夢中的。不過,我看到,而感到更可悲的是—觀眾—我們,一眾主角明明是踐踏道德和堆沒良知的壞人,而我們竟然為他們一步一驚心地進行的詭計緊張和打氣,甚至自爽。那些幾下散手輕而易舉就 KO 的無明小卒其實保護被害者的正義使者〔但誰會理會他們是什麼樣子〕,我們就痛快地讓他們倒地吧,說起都心涼!

2543_Cup

Inception11

003-inception-theredlist

inception02

電影就是這樣拍成的!

amazing-photos-of-actors-behind-the-scenes-of-movies609843945-apr-17-2015-1-600x400

tumblr_l6583cFK241qz4wn7 

Inception_CherryPicker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son2047 的頭像
kason2047

談奇述異坊

kason20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