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pranolol

多年來,科學家一直致力研發一種「忘憂藥」 ,希望為受創傷的人抹走痛苦不快記憶,重新生活。幾經試驗,科學家研究的忘憂藥終於在實驗中首次成功替人抹掉不快記憶,大有可能幾年內正式成為處方藥物。「叮」走痛苦記憶,沒有裂痕的心,但沒有過去,人生會否留白?

據《自然神經科學》(Nature Neuroscience) 雜誌報道,「荷蘭」(Netherlands)「阿姆斯特丹大學」(University of Amsterdam) 教授 Merel Kindt 領導的研究小組,請來 60 名男女參加實驗。第一步是為他們炮製恐懼記憶:要他們看著蜘蛛圖片的同時,對他們施以輕度電擊。之後要他們把看蜘蛛被電擊這個過程,在腦中「生動再現」 ,目的是令他們對「蜘蛛」與「不適」產生強烈的負面聯想。

第二天,研究員將受驗者分為兩組,一半人服「忘憂藥」,另一半服用沒有藥力的「安慰劑」(Placebo) 以作對照。研究員再讓實驗男女看蜘蛛照片,其間在實驗者耳邊突然發出巨響,並測量他們眨眼的速度以量度他們的驚恐程度,結果發現,服食「忘憂藥」的一組,相比另一組,驚恐反應微弱得多。

Propranolol_80mg

為測試藥物效力有多持久,研究員等了一天,等藥物排出身體後,第三天再做測試,實驗者全部沒服藥,就看蜘蛛照片並接受驚恐測試。結果顯示,之前服忘憂藥的一組,驚恐反應依然微弱,反映忘憂藥已徹底刪除他們的記憶。

Kindt 教授所試驗的「忘憂藥」,其實就是高血壓病人常服的 Propranolol,亦有用於控制焦慮反應。 Propranolol 屬於「b受體阻斷劑」(Beta Blocker) 類藥物,這類藥物可減慢心跳、減弱心臟肌肉收縮能力,從而降低血壓,治療心絞痛等,但有令人局部失憶的副作用。科家就利用 Propranolol 這種特性,用來修補人們破碎的心。

研究人員認為,記憶的運作好比製造玻璃,玻璃製造時先經過高溫融化階段,降溫後才成形。記憶也一樣,回憶往事時,從腦中掏出記憶,記憶這時就像處於不穩定的「融化階段」 ,這時控制用藥就可「干擾」記憶重新成形的過程,減輕回憶帶來的強烈情緒。

理論上,「忘憂藥」不只可治療情傷,更可將一切創傷經歷,例如遇上可怕天災人禍、家人離世的不快記憶消除,甚至可用來協助患了恐懼症、飲食失調、有強迫觀念或心理上有性障礙的人克服困難。前年「美國」和「加拿大」的科學家,就請過 19 名意外或強姦受害者做實驗,要他們一邊憶述遠至 10 多年前的可怕經歷,一邊服用 Propranolol 。 10 天後,研究員發現受害者再回憶可怕經歷時,心跳慢了,緊張程度減輕。

Propranolol

Kindt 教授指出,『傳統上,治療師都教失調症、恐懼症病人如何建立新的聯想,阻隔負面記憶;問題是記憶仍然存在,令人故態復萌』,清除記憶才夠徹底。

Kindt 說仍要對「忘憂藥」進行更多測試,包括找出藥效有多持久,以及測試對恐懼症的效用,但可能只要多等數年,醫生已可處方「忘憂藥」治病。

Propranolol (普萘洛爾) 資料
效用:可減慢心跳、減弱心臟肌肉收縮能力
治療:高血壓、心絞痛、心律失常、解除焦慮
副作用:胃腸紊亂、失眠、惡心、嘔吐、疲乏、手腳冰冷、氣管收縮、發噩夢等

英國《每日郵報》 / 《每日電訊報》

文章標籤

kason20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