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m Houben

『我大聲尖叫,但無人聽到!』「比利時」(Belgium) 男子 Rom Houben 因車禍全身癱瘓,雖然一直意識清晣,但卻因為有口難言、四肢缺乏反應,結果被誤診作植物人,遭「囚禁」在軀體內長達 23 年,直至 3 年前新醫療診斷技術面世,他才得以「再世為人」,現時還可靠儀器和電腦與外界溝通。他的遭遇再次引來應否給「植物人」安樂死的爭論。

在過去 23 年間,Houben 一直神志清醒,還能清楚聽到身邊人每句說話,但因車禍導致全身癱瘓、不能開口或移動眼球,無法向醫生和親友表達自己的想法,因而被當作無知無覺的植物人。 Houben 原是一名工程系學生、武術愛好者,1983 年 (時年 23 歲) 撞車後,全身癱瘓,比利時「佐爾德市」(Zolder) 的醫生,採用向來被全球醫學界視為客觀和公允的測試方法,研判其昏迷程度。醫生們當年用的是「格拉斯哥昏迷指數」(Glasgow Coma Scale, GCS),那是主要通過「睜眼反應」、「說話反應」和「肌肉活動反應」,來評估腦部中樞神經系統功能的一套標準。

houben_5

然而,只能靜躺病房裏的 Houben,即使知道父母、親友、同事的來去和各人的說話,但他在 GCS 各項反應測試都不及格,故被診斷為「失去意識」,將「持續陷於植物人狀態」。及至 3 年前,比利時「列日大學醫院」(Liege University Hospital),採用嶄新的掃描技術為他再作評估,始驚悉他雖然無法控制身體,可是腦部功能「幾乎完全正常」,一直清醒且清楚知道身旁事物,並非植物人,於是才給他安排物理治療。

現年 46 歲的 Houben,目前可靠手部活動輕敲,透過電腦屏幕向外人傳達信息。他憶述 23 年來被誤當植物人的心情時說:『我狂呼,可是無人聽到。我無所事事地虛度光陰……隨著醫生和護士由不斷嘗試跟我說話,直至放棄所有希望,我覺得自己成了一個旁觀者,無助地看著自己在受苦受罪。』

a4s_comaman1125_95567c

Houben 形容,當 3 年前醫生驚覺他並非植物人時,那一刻他覺得「恍如再生」:『我永遠無法忘記他們發現錯誤診斷我的那一天,那是重生。』談到這 23 年的煎熬,Houben 說:『我一直夢想有更好的人生,單用「挫敗」一詞,實在無法描述我的感受。』

儘管他可能永難離開醫院,但經過連串治療後,他已可透過床上的特別電腦裝置,敲寫出感受和躺著看書。他說:『我想讀書,想通過電腦跟朋友聊天,以及享受如今人人都知道我還未死的這個人生。』「列日大學醫院」神經科專家 Steven Laureys 說:『醫學發展終趕上了他的情况。』

houben

Laureys 早前以 Houben 的個案發表報告,認為世上還有很多同類的「昏迷誤診」個案。他聲言,經過審慎的檢查,所有植物人個案中,僅約四成屬真正植物人個案,其餘患者皆有意識。這批病人若獲得良好治療,可有短暫反應。他說:『任何人一旦被標籤為「無意識」便難以翻身。』在「德國」(Germany),每年約有 10 萬人腦部受重創,其中約 2 萬人在傷後昏迷 3 周或以上。『有些人死亡,有些人康復,估計 1 年有 3000 至 5000 人陷入中度昏迷﹕他們會活下去但不會甦醒。』

Houben 的個案,重燃昏迷人士是否真正沒有意識、應否安排他們安樂死的爭議。安樂死支持者認為,應讓長期昏迷的植物人,享有移除醫療輔助器、莊嚴地離世的機會,但反對者稱,現實中屢有被診斷為嚴重昏迷者復甦的個案。像 20 年前,昏迷了 1 年的 86 歲紐約人 Kongs,在法院應家屬請求、批准拔除其餵食喉讓他自然死去的幾天後,卻「重拾」意識,還能重新講話。

每日郵報/每日電訊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son2047 的頭像
kason2047

談奇述異坊

kason20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