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5

人死後會發生什麼事?會去哪裡?這是歷史上許多科學家、哲學家和宗教界人士都致力探求的奧秘。要掀開死亡的面紗,最直接的辦法就是「親歷死亡」,迄今的「瀕死體驗」(Near Death Experiences, NDE) 個案中,佔大多數人都描述了他們見到炫目的聖光引領著他們,有些甚至聽到天使歡迎他們的歌聲。然而,也有一些人的經歷卻完全相反。他們回溯了去到「地獄」(Hell) 的情形,最常見的描述是關於痛苦折磨和邪惡靈生命的黑暗景象,有些人還見到燃燒的地獄火,甚至看到了邪惡靈生命或是「魔鬼」(Devil) 的面容...... 〔內容可能令人不安〕

 

地獄 —— 永久詛咒之地

hell_09

自古以來,人們都將地獄視為承受酷刑和永久詛咒之地,部份瀕死體驗的也不幸參與了一趟「地獄之旅」。有些在經歷瀕死體驗後甦醒的人,部份人回憶他們當時跪地求饒,但換來的是受到更痛苦的折磨,有人甚至記得被惡魔推入火坑的經歷。

另一些人會將他們去過的地方形容為一個令人無助、絕望的孤絕之地。還有些人們見證了一些靈魂無休無止地互相廝殺,亦有部份人從中有所領悟,從而改寫了人生!

 

五個猶如噩夢般的地獄體驗案例

No.5 孤獨絕望的鍊獄火坑

1992 年 3 月一個晚上,居於「喬治亞州」(Georgia) 的 28 歲男子 Matthew Botsford,在「亞特蘭大市」(Atlanta) 的一家餐廳跟兩位公司同事晚膳完畢正步出門外,未久其中一位同事跟一名他不認識的男子發生爭執,Matthew 在聽到兩響槍聲後就昏死過去,原來 Matthew 頭部被一顆流彈擊中,醫生為了治療腦部創傷,用藥物讓他昏迷了 27 天,在這段期間,他聲稱見到地獄的可怕景象。

Matthew Botsford

在 Matthew 憶述他的瀕死體驗中,形容起初是全然的黑暗,伸手不見五指,內心是一種難以形容的恐懼,

之後不知怎的發現自己的手和腿像犯人一樣被銬住,身體高懸在裂著大縫類似火山岩的大坑之上,坑裡流著岩漿似的東西。向下看去,他見到一些來來往往、出出進進狀似人形的生物。

高懸在冒著黑煙滾燙坑頂上的他感到極其孤立無援,更令他害怕的是,彷彿不斷聽到來自四面八方受酷刑的慘叫聲。

但更可怕的是,每隔一段時間,一群惡魔和異生物就會來「拜訪」他,並從他的身體上拆肉吃直至見骨,他每次都會感受到被生吞活剝的痛楚,但骨頭上瞬間又會立即長出新肉供這些惡魔大快朶頤,是一種無休止的酷刑折磨。

幸好就在他感到無比痛苦絕望之際,突然看到附近的牆上伸出一隻發著光芒的巨手,為他解脫了枷鎖並將他帶離了這個永恆痛苦的境地。在從昏迷中甦醒之前,Matthew 聽到的最後一句話就是:『你的時辰還未到......』

Matthew 甦醒後,因腦創傷而令左邊身體癱瘓,在長達兩年半的康服期裏都只能倚靠輪椅,但 Matthew 沒有放棄,除了妻子不離不棄的支持外,原本沒有宗教信仰的他信奉了「基督教」(Christian) ,他深信當時在地獄裏拯救他的就是上帝!

 

No.4 那並不像天國之門

綜合各國不同文化的說法是,人們瀕死中看到的景象基本上是由信仰來決定的:例如「基督教」信仰的人們會看到在雲彩之上是一片聖潔光明之地,有著一道金碧輝煌的大門,門前站著鬍鬚像身上長袍一樣潔白的「聖彼得」(Saint Peter),正手持一本天書等候著來人。

The Gates Of Hell

然而原來這並非必然,有一些自稱基督徒的人的個案中,他們的瀕死體驗所描述的景象並不那麼美好,與等待接納正善之人的聖潔天國之門恰好相反,他們不幸的來到了地獄!

這些基督徒形容,那堵通往地獄的大門,充滿著一種從心底裏散發出來的不祥和恐怖感,讓人極度不安和窒息,就像電影《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 中的「魔多」(Mordor)「黑門」(Black Gate) 那樣。

有此經歷的基督徒都說,離這道門越近就越炙熱,熱到什麼程度呢?站在門前會覺得像站在大熔爐旁邊,皮膚像著了火,瞬間就能把你燒熔一樣。

當大門敞開後,他們所看到的景象,就像「但丁」(Dante Alighieri) 的《神曲·地獄篇》(Divina Commedia) 所描繪一樣,那些絕望無助的靈魂被送到地獄承受永恆的痛苦!當然這些基督徒最後都返回了人間,他們仍清楚記得門上刻著一句話:「進入此門者放棄一切希望」。

這些基督徒認為,神安排了這樣一趟地獄之旅,雖然恐怖,但並非要放棄他們,而是「實地考察」,目的是要讓他們時刻儆醒,「地獄」並非只是一個虛構名字,它是真實存在的,那是所有非基督信徒,又或是選擇離棄神的人和自殺者的最終歸宿,受永恆苦難的地方!

 

No.3 邪靈之邀

美國牧師 Howard Storm 曾經是個堅定的無神論者,但一次嚴重胃潰瘍導致的昏迷,將他的人生信仰來了一趟大逆轉:他被送到了地獄門口。

Howard 憶述,那次被緊急送往醫院後,茫茫然醒來,他向旁人問發生了什麼事,但他發現病房裏的所有人似乎都聽不到他說話,人們會直衝著他走過來,因為其他人根本看不見他,甚至直穿過他的身體而過,Howard 不斷企圖說服自己這只是一個噩夢,但可惜那並不是夢。他終於意識到自己已經死去,成了醫院裏的一個亡魂。

Howard 憶述說,在那一刻覺得自己的所有感官都非常敏銳;就在這時突然聽到有人呼喚他的名字,他穿牆而過來到醫院大堂,在大堂一角看到一大群「人」站在一扇原本不存在的「門」前揚手呼召他,好像在邀請他加入他們的隊伍。

Howard 慶幸終於有「人」知道他的存在,就詢問他們他們是誰,是否跟他一樣,可是這群「人」一直迴避提問,只一直邀他同行和承諾會照應他;Howard 有點疑惑,無奈他對此刻的狀況十分困惑和不知所措,也只好加入這群「新朋友」,隨他們走進那扇門內。

Howard Storm

進去之後,他來到了一個四周都被濃霧籠罩著,跟現實世界感覺完全不同的通道,而那些「新朋友」態度仍表現友善,只是不斷催促他趕快上路。Howard 回頭看去,離開醫院那扇「門」已越來越遠,但是走得越遠,這個霧氣籠罩之地就變得越來越令人毛骨悚然,Howard 形容就像《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中古怪糖果廠的走廊。

而這些霧氣也好像越來越濃,也因為霧氣越來越濃,以至這些「新朋友」也漸漸隱沒在霧氣中時隱時現,Howard 甚至慢慢覺得好像只有自己在濃霧中單獨在走,直至因猶疑而放慢了腳步,這些「新朋友」催促他應趕快上路才知道他們仍在;而每當 Howard 詢問到底他們要去哪裏時,「新朋友」同樣一直迴避問題,只道「去到就會知道」

而且接下來發生的事越來越恐怖,原本與他一起上路的那些「新朋友」漸漸露出原形,變成面目猙獰的邪靈,也變得非常暴力,驅趕著他繼續往走廊深處走。

更恐怖的是當中一些邪靈開始像野獸般,撲到 Howard 身上,企圖用尖牙齒撕咬他,要吃他的肉,Howard 甚至覺得他們攻擊他只是當成路途中的娛樂。

恐慌的 Howard 嘗試反擊,但當擊退了沒多久又有其他邪靈補上,直至他筋疲力竭,只好不停退縮躲避,努力抵擋邪靈,Howard 說至今仍不會忘記那被生吞活剝的劇痛和恐怖感覺;然後突然他聽到腦海中有個聲音,叫他做生前完全不曾想過會做的事 ── 祈禱。

Dark horror evil

隨著身上的肉不斷被撕下至見骨,在撕心劇痛中,這位「鐵桿無神論者」因不懂如何祈禱,於是開始大聲朗誦美國《效忠誓詞》(Pledge of Allegiance) 中的句子「上帝庇佑下的國家」以及聖詩《主禱文》(Oratio Dominica) 中的歌詞,總之涉及基督宗教意義的句子都唸出來。

說也神奇,Howard 的祈禱朗誦令他有如得到神力一樣,那些邪靈攻擊者每當觸碰他的身體,就像人碰到烙鐵一樣燒焦劇痛而退開,以致完全不敢再碰 Howard,只能站在那裏以粗言穢語辱罵詛咒他,企圖要他停止禱告,又說上帝不在這裏也無法救他。

Howard 沒有理會邪靈的漫罵繼續禱告,這些邪靈完全拿他沒法,只有更狂燥的辱罵叫囂,過了不久邪靈就全消失了,四周也漸漸明亮起來,而且感到前所未有的寧靜祥和,更有一把聲音示意他要回去 ......... !

隨後 Howard 發現自己完好躺在醫院的床上,滿頭大汗口中卻仍誦唸著禱告詞,他的家人對於這位「鐵桿無神論者」在昏迷中醒來後竟然會「向神禱告」實在覺得難以置信,而 Howard 則相信是神 拯救了自己這頭迷途羔羊,自此他就成為了一位虔誠基督徒,甚至修讀神學而成為一位牧師。

 

No.2 比戰爭更可怕

George Ritchie 的個案是最早廣傳的「地獄瀕死體驗」之一。他還基於自己的經歷在 1978 年出版了一本書,題目叫《回到明天》(Return to Tomorrow)。

二戰期間,George 因為感染肺炎,從前線被送到「維珍尼亞州」(Virginia) 一家陸軍醫院,更在那裡被宣告死亡。他回溯說當時靈魂離體,在城裡飄來蕩去。研究員能證實他的體驗並非故扯,因為他能準確描述在靈魂出竅時所看見城中發生的事能跟事實吻合。

George 憶述,當時他遇到一個奇怪的「靈生命」(Soul),將他帶到另一「空間」,那裡的感覺跟現實世界完全不同,且無法用任何言語去形容!

Life-After-Life-George-Ritchie

就像但丁《神曲》中描述的那樣,這個神秘的靈生命向他展示了墮落的人的靈魂身處的各種埸景,George 憶述其中一個場景是酒吧中,墮落頹廢的人們瘋狂地抽菸喝酒,但你會看到他們的身體其實在慢慢腐爛甚至發出死屍般的惡臭,他們企圖用酒精麻醉自己減輕痛苦,但越喝就只是腐爛得越厲害,有些人已經腐爛至見骨但仍不會死去,就像喪屍電影裏的恐怖喪屍埸面。

之後再往前行,場面變得比戰爭更可怕,George 寫道:『其中一個場景是在一片荒原上,憤怒的人們在彼此廝打噬咬,狂暴地虐待對方,將對方噬咬至見骨,又或是一群人圍著一個人把他的皮血淋淋地活剝下來,又或是把手腳或者頭顱連脊骨硬生生的扯下來,你能想像得到或想像不到最血腥、最血肉橫飛的變態場面,就在你身旁隨處上演,四周充斥著因劇痛而發出的慘叫,但他們受了重傷卻不會死去,之後又會復原,然後不斷重覆互相廝打虐待,永不終止,延續無盡的痛苦!』

不久之後,當 George 從昏迷中甦醒過來,之後成為了一名精神科醫生,出版了數本關於「瀕死體驗」現象的書,日後成為研究者們的重要參考資料。

hell3

 

No.1 自殺不會帶來解脫,而是無盡痛苦!

Beyond the Darkness

1991年,一位名叫 Angie Fenimore 的女子,因受童年受虐經歷困擾而試圖自殺,雖然未成功,卻意外體驗了「死後世界的滋味」,更體會到自殺並沒有為她帶來解脫,而是無盡的痛苦!

Angie 憶述,自己「死亡」之後最先經歷的就是一番「人生回顧」,她做過、經歷過的事全都重演了一遍,直到她自殺前的那一刻 ......!

「人生回顧」在瀕死體驗中很常見,經歷者會以「第三身的視點」重溫自己的人生事件,就像看一齣由自己當主角的電影一樣。

Angie 回憶說,「人生回顧」結束後,她隨即陷入一片無盡的黑暗、虛空之中,就像完全沒有星光的太空,感到極度孤獨無助,之後忽然「看」到像是一群少年,而且在說:『哦,我們一定是自殺的人....』

Angie 意識到,其實並不是真正的聲音,而是直接打在了她的意識裡,而她也感覺可以用意念交流,只不過無論她多努力,都沒有得到那些少年人的回應!

後來,她說應該是被扔進地獄裡其中一個區域,那裡就像個大平原,迷失的靈魂在這裡無意識的走來走去。他們看似可以自由溝通,但 Angie 感覺到,痛苦已經將所有人的精神磨滅殆盡,令他們再無力與周圍的人互動。

ext

突然有一把洪亮而且感覺充滿慈愛的聲音問道:『這是你真正想要的嗎?』,然後看到黑暗中有一個比太陽更加燦爛,光亮卻不刺眼的光體出現在她面前,而且有一種無法用言語形容的關懷與愛的感覺,她知道那就是「上帝」(God),而且告誡她生活雖然艱難,但總不能逃避,然後示意她回去!

將 Angie 的經驗排在第一位,是因為她覺得,比起噬咬折磨和火坑燒灼,更痛苦的是在死後不得不重溫人生中所做的一切,無論是好是壞,最終都被扔到一片荒地,陷入永久的內疚悲傷而完全失去存在意志!

Angie 理解到自殺逃避是極度愚蠢及錯誤的行為,更意想不到的是神 破例給與了她第二次機會,還把經歷寫成了書《超越黑暗》(Beyond the Darkness)!Angie 表示會在有生之年,以自己的經歷作見證,去儘力幫助那些企圖輕生的人!

在「基督教」的教義裡,只有信徒才能得救返回天國,非信徒者不論生前如何行善,「大審判」(Judgment Day) 後亦只會送到地獄,而自殺者則不論是否信徒亦一律只能獲得「地獄入場券」,Angie 的經歷是絕無僅有!

 

雖然人們講述的故事、其個人經歷各有不同,但也有一個共通之處:那就是,不幸被送到地獄的靈魂,就會在那裡永遠受刑、承受痛苦。

看完這些令人不安的瀕死體驗個案,您有什麼感想呢?您相信有「天堂」和「地獄」了嗎?又該如何做才能避免死後到地獄去呢?多行善多積福?這樣足夠了嗎?這的確是一個值得您深思的切身問題呢!

lake-of-fire

EPOCH INSPIRED

    文章標籤

    瀕死體驗個案

    全站熱搜

    kason20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