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舊白田邨g

我叫 Mabus,跟絕大部份人一樣,是一個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平凡上班族,不過,在我這個自覺平凡的人生裏,在其他人眼中可能並不平凡,因為從少年時代開始,就不時跟靈異事物扯上關係,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不過也不害怕,這些經歷反而令我對世界、對人生多了一重反思,明白到天外有天,宇宙間仍有很多奧秘人類尚未瞭解,更有一點可以肯定,人,在塵世間只不過是個過客,當人離開了,就會到達另一個世界,而且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既然事情是從少年時期開始,就從那時說起吧。雖然說是故事,但這些全是我的親身經歷,是我人生的一部份!

我青少年時期住在石硤尾區的舊型公共屋邨,故事是這樣的:

 

【一】舊屋邨樓梯底「盂蘭節的公公婆婆」

1984 年暑假,炎炎夏日,天氣非常悶熱,連風也是熱的!

當年我只有十四歲,正正進入了青少年反叛期,和家人的關係並不太好,因而經常跟朋友在街外蹓躂或到「機舖」打電玩,有時玩得太晚,家人就會鎖上了大門不讓我回家作為懲罰。不過我也不太在乎,家中不留人自有留人處,通常遇上這些情況,便索性不回家,跑到朋友家中借宿一宵就行。

這一夜,我和鄰居朋友又玩過了時間,我亦如常到朋友家借宿,不過今次伯母卻說今天是農曆七月十四「盂蘭節」,鬼門關大開眾鬼出押什麼的,不方便招待,又叫我趕快回家不要在外露宿,以免招惹遊魂野鬼。

被拒之門外當然不爽,我當時只心想:『盂蘭節?我沒有宗教信說仰,鬼神之說,正所謂信則有不信則無,我又沒有做虧心事,那些什麼鬼怪、靈體關我什麼事?!』

既然不可借宿,所以我便向朋友借了一張摺床和一張薄被,放在走廊盡頭的梯級旁邊角落,朋友又叮囑我說一個人在外面一切要小心,我卻裝得滿不在乎笑說:『好啦,你比你媽還煩,快回去吧』,但說真的,這個走廊盡頭燈光昏暗,還真有點恐怖感覺,心中其實多希望朋友能留下來「吹水」聊天!如今只算做「有瓦遮頭」,比在街頭露宿好一點點而已;既無事可做,也不再想太多,就索性倒頭大睡去了。

2石硤尾邨12

到了凌晨時份,朦朧中感覺到有人把手放在我的額頭上,還有很多對手在撫摸我的臉,更聽到一些公公、婆婆在說話,內容大概是「這個小子為何這麼晚還睡在外面呢」!我心裏有點不耐煩,『吵什麼吵,沒見過人睡覺啊!?』

一睜眼正想要開罵,但定睛一看,眼前根本一個人也沒有,更別說有什麼公公婆婆 ...... 我一時間也分不清剛才的感覺到底是真實還是夢。算了,不管那麼多,躺下來又徐徐睡去!

到了早上醒來,奇怪地覺得臉和額頭都在發熱,身體感覺軟弱無力而且好像有千斤擔子壓在肩上!

把床和被鋪歸還後就慌忙跑回家中,照例少不了被母親責罵了幾句;當我告訴她說身體感到不舒服時,母親雖然口裏責備,但心裏還是疼我的,立即二話不說便帶了我去看醫生,醫生說我正在發高燒,還得要服藥並臥床休息了兩天!

好端端的為什麼會突然發高燒?當然,最正常的解釋是:在外頭睡覺著了涼;不過回想那些「瞬間消失的公公婆婆」,與及額頭被撫摸的感覺都不像造夢,難道「農曆鬼月地府中門大開」傳說是真的?那一晚就是遇上那些來自地府的遊魂野鬼?

 

【二】遠方親人的另類告別

1988 年七月上旬,當時大約十八歲,家中還有九個家人一起同住,公屋單位面積又狹小,所以年紀最小的幾個兄弟和我就只能當「廳長」。我睡在廳中「碌架床」的上格,旁邊就是廚房。

在一個炎熱夏夜裏,因為翌日一早仍要上學,故晚上十一點我便上床睡覺去。睡至大約凌晨三時,我朦朧中好像被人推了一下,睜開眼一看,只見到廚房中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那是我的一位親戚!

3石硤尾邨12

他是國共內戰時期一位退役中校軍官,1949 年戰後逃難到香港,隱居於香港新界一條偏僻村落;我在很小時候就認識他,印象中是一位很嚴肅,既不苟言笑又帶點陰沉的長者,我對他實在有幾分懼怕,後來聽說移民去了外國定居就再沒有見過他,家中就只有父親和他比較稔熟,會用長途電話聊天,不過也是屈指可數。

但我會這樣形容此刻的他:臉容非常和藹慈祥,穿著白色的長袍,背後有白色的光芒,溫柔地向我說其他人是看不見他,只有我見到,因為他剛剛離開了人世,此來是向我們道別的,話剛完就漸漸從我眼前消失了!

6石硤尾邨14

正當奇怪他為何在會我家出現,就突然從床上乍醒,什麼?是夢境?為何會突然夢見他?但那種感覺怪怪的並不像夢境!

我看既已醒來,便索性起床上廁所去,忽然聽到廳中的電話突然響起來,然後是父親和人通話的聲音。正當我打算回到床繼續睡時,父親便對我說,剛才是上述那位親戚家屬打來的長途電話,說親戚剛剛過身了,死亡時間是當地下午五,也就是這裏的凌晨三

什麼?!難道我剛才夢見的就是那位剛過世的親戚,越洋報夢到我家來作最後的道別嗎?但他不是找我父親而是找我,就是因為他說只有我能看見他?為何只有我能看見他?難道我可通靈但連自己也不知道?

而且有一點想不通,他既是軍人出身,打過抗日戰爭和國共內戰,一生在戰場上定必殺人無數,滿手血腥,但離開時卻能像天使一般,這點使我至今仍大惑不解!

 

【三】行人路上的古裝伯伯

1990 年十月上旬,在某天的下午四時,家中。

從前的舊式公屋間格是這樣的:大廳外邊是就露台,而廚房和廁所就設在露台中,而我家就在地面一層,因此可以透過廚房窗看到旁邊的行人路。

當時雖然已是十月,但天氣仍很悶熱,所以即使是假期不用上班,也只想窩在家裏不想外出。

我剛從廁所洗完臉,正無聊望出窗外,不遠處看見有一個老伯緩緩地步過,當時只有他一個,附近並沒有其他人。

13

本來行人路上有行人很正常,但吸引我目光的,是那人的衣著實在古怪,所以即使到了現在,印象仍非常深刻 ---- 他身穿一襲舊款黑色古老唐裝,那長衫馬褂加一頂黑色圓帽的造型,像極民初年代那些稱為「老爺」的年長男士模樣。

當時心想:搞什麼?拍戲嗎?天氣那麼悶熱還穿成這樣?!更奇怪的是,他雙頰凹陷又木無表情,且臉色如死灰,難聽一點說就像躺在殯儀館裏穿著壽衣的屍體一樣!

雖然古怪,但可能是日間的關係,沒想其他,直覺上就覺得他只是個演員,出於好奇心,而且反正沒事做,於是鼓起勇氣走到行人路追上去,問他為何穿古裝那麼特別,是在附近拍戲嗎?

當「老爺」知道我在從後追趕就把步伐加快,於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就出現了 --- 只見他雙腿突然像「快鏡」一樣快得不合常理,完全就是重現卡通片裏的「摩打腳」,向前方像風箏一般飄去,迅速地離開了我的視線,在轉了一個彎後就消失無蹤!

哇!搞什麼鬼?我驚訝得合不上咀,難道我看見的這位施展「輕功水上飄」的怪人,是一位穿越時空的古代武林高手?還是 …… 他根本不是人類?!

 

【四】石硤尾南山邨的詭異「無人私家車」

說起「靈異鬼車」,也許大家都只會記得九十年代初知名的「南山邨停車場鬼求救」事件,但其實大約這個時間我也曾在這裏遇上過怪事,「南山邨猛鬼停車場」不是浪得虛名!

7石硤尾邨

1992 年六月中旬,我住在石硤尾警署對面的石硤尾上村,當天約晚上 11:45,天氣非常悶熱,既然睡不著便打算出外買點宵夜,我通常都是出了家門右轉沿著大斜路向下走,然後過對面馬路到南山邨熟食亭。其實我走了這條路已二十年了,但今晚不知怎的感覺很奇怪。

我走到大坑西街南山邨路交界時,那裏剛好是當年「南山邨停車場」的出入口位置,當時是這樣的:有一部深藍色五人私家車,正從停車場出入口位置慢慢向左轉出,似乎想要開到大坑西街下斜路去。

8南山邨停車場

本來停車場有車進出正常不過,但詭異在這部私家車竟然無人駕駛,但車子還是正常移動中〔別跟我說是 AI 或遙控之類〕。這時不知怎的我好奇心和膽子又大起來,竟然大聲高喊:『為什麼車子無人但會動啊?』,而且覺得無人駕駛的車恐防有交通意外,但當時四周圍並無其他途人,我竟然想追上去再找方法弄停私家車,以免撞向斜路下面的路人。

但當我打算追上去時,那部私家車突然加速向下駛向大坑東道方向,然後失去了蹤影,我雖然拼命跑了 50 多米斜路,不斷叫『停車呀 ....』,但也只能目送它離去在眼前消失,我不停問自己,全是我的幻覺,還是那真的是一部「鬼車」?

事後我才知道,原來不只我一個見到「靈異無人私家車」,記得當年《壹周刊》和《東周刊》也有報道過,那「無人私家車」真的是來自靈界的嗎?!

待續.....

Mabus 的詭異故事【貳】

 

文章標籤

kason20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